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胤言对小潘是什么神仙爱情。哭了。

  LOFTER我操你妈。

  LOFTER我操你妈。

《CPY平行主线之海湾传说》下

  全文链接评论区。伪克苏鲁,敲碗讨长评。
  我杀LOFTER。

  我们在浓稠的夜幕里走向停车场,之后一路上我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这块手表,像着了魔一样要把它看出个洞来,连五竹叫了我好几声也没有发觉。渐渐在沿路昏暗的灯光下时针和分针的运动变得缓慢,而那根指向Hypnos的长指针竟然真的像秒针那样嘀嗒嘀嗒转动起来,它越转越快越转越急,只是无论转过多少圈另外两根指针都像坏了一样毫无反应地停留在十一点五十九分——时间被静止了,同时也飞快地流逝着。我正目睹这一切,仅仅是目睹而已。我想大声宣布自己的所见,尽管周遭空无一人。可是我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咧开嘴傻傻地笑,像个故作...

《CPY平行主线之海湾传说》上

  我杀LOFTER。

  Lamber Marleos来访的时候正值盛夏。因此他把自己用大衣口罩低沿帽严实包裹的行为便显得十分怪异而引人注目。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只大尺寸的帆布拉杆箱,看起来并不太重,说明至少箱子里装的不是现金或者黄金,这不免令我有些失望。
  几乎是在他进门的那一刻我的上司严行就露出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甚至暂停手中的姜饼人抬起头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扫视Marleos。后者捏着一块几乎被浸透的手帕不停擦拭额头上滴落而下的汗液,这倒让他看起来十分无辜而惶恐。这是个略有些驼背的中年男人,45岁上下,身高175公分左右,中等身材。虽然穿着朴素,但墨镜手表和左手...

《CPY平行主线之海湾传说》中

  因为剧情逻辑问题后面要重写。

  “可是,为什么影片里被强■的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而箱子里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呢?”严行把那一段影片反复倒带仔细研究的专注眼神让我不由得联想到在这座城市的某一个角落是否存在一个同样聪敏的年轻人,也像这样躲在不见光的房间里循环往复地回放这些给他带来深重噩梦的零碎片段。他也许双唇紧闭,手中死死捏着遥控器,眼中反射屏幕的荧光,看不出明显的情绪。他所经历的恐怖一定比起画面本身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痛苦带给他刻骨铭心的恨意。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地找到这个始作俑者,以最疯狂的手段将这一切原封不动交还给他。连面具的纹样和女孩的头饰都分毫不差,他的模仿...

  各位同事。
  我想看案子。
  案子。

  “I'a I'a. Cthulhu Fhatgn!”
  我听见有人在空旷的海面上呐喊,声音缥缈而清晰。

  于是我为他立了一座墓碑。

《第九十九号密室——Caterpillar Yard超能力侦探社序》

  #草率的主线。

  第九十九号密室实际上是一个大型的屠宰场。
  我其实没怎么听清具体的游戏规则,因为实在是太吵了,整个广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怪叫声、哭喊声以及我无法理解的大笑声。总之在这种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跑,拼命地跑。
  我从一片草原上出发,四周零星分布着低矮的灌木,视野空旷平坦一览无余。这种地形下我是很容易被人从远处不知道用什么东西一招爆头的,所以我匍匐下来,像蜈蚣一样在地上蠕动,尽可能保持身体低平。然而像这样的姿势对于平时缺乏锻炼的人而言实在是过于消耗体力,我的四肢很快就酸麻得几乎要失去知觉,饥饿和疲惫的感觉一同袭来。如果可以做得...

CPY正经日常之怎样干掉弱鸡组织

  我觉得五竹早上辣椒加得不够多,而且这家的辣酱一点都不好吃,还不如我老家门口的沙县。

Caterpillar Yard侦探社:

盐渍五竹:






此时此刻我感到快乐。



今天上午我们风部长光临侦探社,说是要委派案件,并正式严肃地邀请我们出来——吃面。不管怎么说,吃面是好事,我喜欢。还得谢谢风部长这个邀请使原本还没睡醒的我瞬间充满干劲。七个人的份好像都是他付,也是蛮辛苦的,从精神上感谢他一下。



虽然好像真的是说什么重要的事,但我这边可能对面过于专注,只知道要去找什么...

  在平行世界会有一个才华横溢坑品良好的看鸟替我填完所有脑洞。

CPY沙雕日常之如何糊弄金主爸爸

   @官鸠 生日快乐!
  3023.7.20

  今天我接了一个狗屎一样的委托。
  早上刚营业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吃早餐,门口就走进来一个身高两米以上身材宽得跟门板一样一看就是半罴族的黑衣男人。长成这样不是来追债就是来找人的,像这种开价高又不费事的单子我们通常是来者不拒,至于找到人以后会发生什么就不在我们侦探社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Caterpillar Yard侦探社。请问您要追债还是砍人?要不要看一下报价单?”我难得早起有吃东西的胃口,眼下比起客户还是对我手里的菜包子更感兴趣。
  “找个女孩。”他...

  这么多年以来,我的母亲言传身教地教会了我一件事。
  用最恶毒的语言、最偏执的观点来中伤所有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物,并以最具压迫性的方式排挤与自己立场相左的人。
  某种意义上统称为偏见与歧视。
  她教我成绩不好的学生都不是好孩子,教我明星中的“小鲜肉”都是空有外表的浮夸之辈,教我外地人和“乡下人”都是邋遢、不文明的粗俗之人,教我日本的动漫文化全都是糟粕,甚至告诉我不要为日本地震捐款。她把她不喜欢的所有人和事物贬低得一文不值。
  这些思想如同毒瘤一般长久地深深扎根在我心里。可怕的是在过去十多年的光景里我从没意识到它们有什么不对。
  现在...

《送别》

  我经历过两次送别。
  第一次是在安徽的一个小县城,那是父亲在十八岁以前生活的地方。奶奶过世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第一次请了整整一周那么长的假,来到这个我从前连过年也不大愿意来的地方。
  虽然我喜欢山脚下坑坑洼洼的泥巴小路,喜欢大片的竹林和水塘,喜欢一望无垠的田地,也曾穿过屋后的小径,爬上垂直的泥坡,穿过成排的田埂寻找一片池塘的源头。但我讨厌屋子里散不去的香烟味,讨厌费力去听方言却依然鸡同鸭讲的感觉,讨厌时时都不得不应付的势力而恶心的小人,讨厌面对即使是称得上和善的陌生人。
  这一次我没有理由拒绝。
  那时候父亲还开着那辆蓝色的车,车厢里坐着一...

Used to be best partners.

Raza the Chained:

  我们狂野见。

片段|Trialoys

  这个舞台毕竟是属于他们的。
  那一头黄毛实在是太过显眼,小A忍不住去注意他,那个笑得灿烂而羞涩又略显拘谨的可爱的男孩正享受着他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最好的年华。
  小A是真心实意地为他高兴,就和自己站在那上面差不多高兴。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守在下台的阶梯旁给他一个热切的拥抱,就像最志同道合彼此珍惜的挚友一样。所以他走过去,在这个没有人注意的地方从侧面看着台上的人。

  这次回了南京,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临走之前抱一下吧。太瘦啦,多吃点,对自己好一点。都快要结婚的人了,稳重点。

  “祝贺你们。”

片段|Trialoys

  小A一眼就在人群里认出他了,一头黄毛在新月男团里显得格外惹眼。他们穿着清一色红白的队服站在最中央的位置,头顶的灯光都显得明亮一些。小A尽力向那个方向招了招手好让他看见自己,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抬头四处张望。目光交错之时两个人无声地笑了。他从聚光灯下走出来,拍着小A的肩膀说一会儿加油啊。
  “冠军是不指望了,希望别丢脸就行。”小A顿了一下,又说,“你压力不要太大,相信自己。”
  “我没什么压力。”他说,“压力最大的是李锦和翼风。”
  小A心想这两句话好像没什么前后关系,也没有再说下去。

《幻想故事》【K你】

  生贺,迟了一天。乙女向。高中恋爱故事。

  老师按下电影的播放键。高三难得有放松的时间,你决定暂时放下数学卷。
  他趁着黑暗摸到你同桌的座位上,美其名曰看不清屏幕,你内心有些邪恶地庆幸同桌突然发烧的牺牲精神。没有人注意到你盯着笔记本莫名其妙地笑开了花。
  “你这几天要是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不要放在心上。”在电影BGM的掩护下你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他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皱着眉头疑惑地看向你。你深吸一口气,用尽可能淡然的语气念出早就准备好的台词:“你那时候……说的是真的?”
  只要他装傻,你想,只要他接着装傻,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生》【酒绝】【片段】

—仿绝地求生。



  伍声没想到在再见到俞仕尧的时候会是这样的场景。
  他趴在一块石头背后,右腿一直在流血,血痕从近处的草丛拖出来,伤口处的血迹隐隐发黑。大概四五米远的一块石头边上露出一只沾满血的手,属于刚才偷袭俞仕尧的那个人的尸体。
  俞仕尧十分警惕地端起步枪瞄准打死对方的人,看见伍声的脸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犹豫地把枪搁到手边。
  “谢谢。”
  “其实我本来准备干掉他之后来把你补掉的,你这样倒让我不好意思下手了。就当我还你上次救我的那一命了。”伍声蹲下来靠近他,“你有药吗?”
  俞仕尧没说话,从背包里找了一卷绷带和一瓶医用酒精就...

  我必须要承认一件事情,其实我是个傻白甜。

  等PK第四季开播我就刨一刨鼠酒积灰的大纲。

  老子要更新!!!!!别拦着我!!!!!

  同人作者要始终谨记正主高于一切。不然就会像某些圈一样石乐志。

  伍声和俞仕尧都是圈子里的团宠。
  他是众星拱月的刀塔创世神,声名显赫的前辈,因为强大受到景仰。
  他是充满潜力的FPS高玩,籍籍无名的后辈,因为惹人喜欢受到爱护。
  他是一个自信且自我的人,沾染着七分少年的雄心和三分时间磨砺的沉稳。
  他勇敢而自由,除去少年人的英气和成年人的圆滑,尚有着未曾打磨光滑的棱角。
  他们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轨迹,完全不一样的社交圈,完全不一样的志向,将近十岁的年龄差和极少的一点点交集。

前面都是假的,这才是正片。

《痒局长致八倍镜的一封情书》

弃稿混更。
用典入魔。
别信标题。



当我看见四月的桃花
就想到了你
它和你一样来得有些迟
也令我欣喜

我想将自己比作叔原
将你比作小蘋
我若是易安
你就是浙东的梧桐更兼细雨
我翻开古老的诗集
《关雎》和《采薇》的主角
一律成了我和你

但这比喻并不妥当
我认为
文君相如 兰芝仲卿
琴瑟画影 皆不似你

《痒局长致98k的一封情书》

弃稿混更。
营销号文案担当。
别信标题。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春风吹过了苏堤
吹皱了西湖的水
吹化了断桥的雪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冬季风席卷内陆
像白雪覆盖了长白山
像寒冰封冻了壶口瀑布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江淮六月半的梅雨
像福建七八月的台风
辗转缱绻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路南石林的流水
像白沙滩的海风
执着坚毅

你是空谷幽兰
是岛屿暗礁
是塞北的霜雪
江南的风沙

你是史书
也是神话
是诗书画卷
也是青山碧水

与你上珠峰
下死海
上穷碧落
下至黄泉
天地浩大 万物灵长
而我
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

《我在别的男人床上的内心活动》【原创BG】日常虐梗十题(来源木纹燧)

无良工头 @木纹燧更新了吗 布置的作业。拿来混更。原创人物BG向第一人称。(终于不OOC了。)



1.眯着眼睛拥抱空气。
  我半阖上眼睛,伸手小心翼翼地揽住枕边的人。指尖没有传来触感,但我知道他就在那里,躺在那个位置,半梦半醒。
  我不叫醒他,他也乐得躲懒接着睡下去。抱枕没规矩地横放着,被子被他卷成一团。
  我替他盖好被子,又凑近过去一点:“再睡一会吧。”
  可是我睡不着了。眼睛好痛,手好酸。
2.在安静的房间里没理由地大骂。
  “操你妈。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我对着死活关不掉的闹钟大声骂道,“大周末的叫你妈个王八犊子。”最后回答我的是玻璃摔在...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