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莫比乌兹二维图》【小绝】

  小绝生日快乐呀。
  这个点才肝完贺文,失职。欠打。
  难得走一次剧情流,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不要问我标题什么意思。
  写出这种东西非常对不起小绝了。

  【高亮】小绝个人向。非告白向。非绝我。请不要代入任何CP,脑内也不要。




  那个男孩穿过我没有碰撞体积的身体时,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我在哪里见过他,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尽管我已经失去了记忆。
  有些东西的熟悉感是抹不掉的。就像我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但当我看到那间屋子时,会本能地走进去。
  我只知道自己大概是死了,但关于我是怎么死的以及我为什么还以这种诡异的形态留在这里这一点,就像大部分文里的正常套路一样,我已经不记得了。当我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跟踪那个男孩到了家里。这种情形我们一般好像定义为尾行痴汉,是要被拘留的。好在别人都看不见我,我第一次觉得死了好像也不错。
  男孩一眼看上去是那种标准的屌丝死宅,可是细看之下我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哪有屌丝会穿着价格并不便宜的懒蛋蛋,用着最新款的iPhone和守望先锋的手机壳,还长得那么帅。
  好嘛,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倒是记得清楚,我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


  不要误会。虽然我是鬼魂,但我还是需要睡觉,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自己也很不爽,这意味着我不能二十四小时暗中观察这个男孩。不过睡觉的确是人生一大乐事,这一点死了也一样。
  我想我生前的生物钟大概不太正常,属于直接去美国不用调时差的那种。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满脑子没地方发的弹幕都显示为中文,我甚至怀疑自己设置重生点的时候是卡了bug穿越到天朝来的。好在这个男孩子的生物钟貌似跟我差不多,就比较有利于我视奸他。
  他是个电竞职业选手,大家叫他小绝。他的队伍名叫……
  好了我相信这些基本资料并没有人感兴趣。
  眼下的问题是,我已经跟着他整整两个月了,包括他出门面基赶比赛跑漫展,我和他的距离没有超出过十米。这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个捉妖师,身上有什么符咒之类的能把鬼魂困在周围。在脑补完他血战妖魔三百回合的场面之后我得出了一个异常严谨的结论——我生前一定有不轻的中二病。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跟着他,我一边跟着他一边努力思考。
  也许我生前认识他?
  废话。
  可我不能开口询问,甚至写张字条都做不到。通常文里应该出现的那个世界上唯一能看见我的人至今也没有踪迹,说不定他设置重生点的时候也卡了bug,说不定我从此就这样游荡在这个世界上直到2012了。


  又是通宵了,我有些心疼地看着他。后者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倒头睡去。
  职业选手还兼职主播,两个都是要命的职业,他这是不要命了。
  真想骂他。
  “吃饱了饭再谈梦想。”
  一句话突然就这样没头没脑地冒出来,自带电视剧中的回忆音效。分明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声音。是他曾经说过的话吧?我的印象很深刻呢。现在他不是已经实现了吗。真好呀。只是会累吧。
  突然有什么念头快要冲破颅骨从脑子里冒出来,凉意顺着脊髓爬上来。
  就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还是没能想起来。
  跟着小绝的第三百六十四天,我得到了关于生前的第一块记忆碎片。
  然而一副五千片的牛奶拼图,拿到一片有个蛋用。

  这一觉我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已经开了直播,和朋友们满口骚话地开着黑。
  早晨那句话又出现在耳边,我偏头注视他的鬓角,逆着电脑屏幕的光,有些睁不开眼。
  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我在边上默默看他,等着他睡觉。可今天我却先睡着了,没有任何征兆地。
  “生日……快乐。小绝……”失去意识之前我迷迷糊糊念叨出这么一句只有我自己能听见的话。
  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啊。
  电脑右下角的数字跳到零点零一分,我突然支撑不了自己没有重量的身体了。


    那个男孩穿过我没有碰撞体积的身体时,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我在哪里见过他,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尽管我已经失去了记忆。

评论(10)
热度(16)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