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小庭空》【绝K】一

  无聊画风废文笔,大写加粗OOC。
  弱智情节流水账,作者脑子有问题。
  一部大片。四十米长刀。
  断网是第一生产力。:)
  里面的诗全都是我自己写的。格律比较宽了,写得不好求原谅。
   @Asura 她说写到三千先放一段那我就听她的了。


闻有小庭空如许,来人此驻问其详。
薛涛笺里偷春暖,洗砚池头咏未央。
阴府门前窥往世,三生石上枕寒凉。
客来莫道深庭空,且赋回文三两行。


  在某个不知名的国家,某座不知名的城市,有一个不知名的院落。那里面住满了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口口相传着一个传说。


  “这位兄台,不知可曾见到小生的石佩?”KB彼时正在树林练武,刚一收式,就听到背后传来清朗的少年音。回头看见一个半大孩子模样的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红瞳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几欲委地的褐色长发凌乱地披散着,一袭墨袍穿得也不甚规整。对方不知已经在这里看了多久,而自己竟浑然未觉,尽管看上是个去纯良无害的孩子,KB也不禁警惕起来。他退开两步拱手作揖,示意自己并不知情。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了KB的想法,微一愣神,旋即笑起来:“兄台莫要误会,小生不过是看你招式练得不错,想要学习一二。”这话在KB听来着实没有什么说服力,眼前这个少年看上去弱不禁风,完全不像是习武之人,而且他看着自己的那带笑的眼神,没来由地让人觉得不寒而栗。KB谦虚几句正欲离开,却又被叫住:“你我在此相遇亦是缘分,不知兄台是否愿意帮小生寻找石佩?”KB略略沉吟终是答应下来:“你的石佩是什么样子?”“玄黄色,阴刻纹样和这块一样。”小绝从怀中掏出一块红褐色的圆形石佩,阳刻是神犬冲天的纹样,石块色纯,做工精美,若以玉璧雕琢必定是价值连城上品,“这块是三生阳石,丢失的那一块是阴石。”“是在何处遗失?”KB仔细看着石佩,暗暗感叹世间竟有此等巧匠,这少年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大约就是这附近。”少年把石佩重新藏进怀里,对KB作了个揖,“这石佩是无比重要的东西,请务必要找到。”KB一下子觉得自己身上肩负了重大的责任:“那我若是找到,如何交予你?”“我叫小绝,你喊我名字三声,然后原地等着便可。”小绝笑得灿烂仿佛一个孩子。真是个奇怪的人,KB暗暗摇头,转身在树林中寻找起来。“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KB呆又呆,叫我KB吧。”

  玄黄色的石佩在青绿色的草地上很是显眼,KB想不明白小绝怎么会找不到,不过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吧。“小绝……小绝?小绝!”KB按照小绝说的连唤三声他的名字,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人便出现了。“多谢。”小绝的神情淡淡的,并没看出特别的喜悦。“你不会是什么妖怪吧?”KB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这么一句,“神出鬼没的。”“你才是妖怪。”小绝翻了个白眼。“也对,世上哪有这样蠢笨的妖怪。”KB毫不留情地损回去。眼看小绝抬手就要打过来,他匆忙闪躲,两个人在树林里小孩子一般地打闹。“忘恩负义!我帮了你,你却反过来要打我!”KB嚷嚷。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累极了的KB和小绝倚在一棵树边气喘吁吁,夕阳的余晖透过树叶的缝隙在草地上画出金斑,他们才想起来时候不早了。“你不回家吗?”KB转头看向小绝,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夕阳在小绝脸颊的轮廓上勾勒出赏心悦目的金边,KB有一瞬间的失神。
  “我没有家。”小绝的神情含着一抹不难察觉的沮丧,“自我记事起,就从没有见过我的父母。”KB没有意料到这样的回答,一时间手足无措,正在思考如何安慰小绝时,却听对方道:“你可以收留我吗?”
  一个刚认识不到半天的来历不明的少年突然请求收留,要是父亲知道了是绝对不会答应的。KB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毕竟父亲在六年前的战争中就已经死了。

  “我也是一个人住。”KB的家有一座不算小的庭院,“从十岁起就是一个人了,靠着替人做些活计维生,日子倒也不是太难过。我家客房多得很,你尽管挑着喜欢的住。”
  小绝跟着KB踏进家门,院落空荡荡的,连杂草也没有很多,KB住在西南角的一间小屋子里,小绝问他为什么偏偏挑了这样偏的一间屋子,他只道是多年住下来早已习惯了。
  “你平日都在林子里练武么?”小绝怪道自己在那片林子里住了几百年,从没有见过KB。
  “今日是第一次去,哪知就碰上了你。”KB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早知道就……”说到这里KB顿了顿,扭头看向小绝,对方淡淡地看着他,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像是在等着他说下去。KB抿了抿唇,还是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我把西阁打扫一下吧,冬暖夏凉环境宜人,门前还种了两棵苍柏,你住着合适。”小绝点头道谢,又转了话锋:“你每日独自练武不觉无趣么?”“无趣也是无趣,只是无人相伴我又得如何?”“不如我来陪你练,也算作是你收留我的回报了?”KB看着小绝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你便把我当作兄长养着好了。”KB瘪瘪嘴扫视这个孩子般的人:“为什么是兄长?你看着并不比我年长。”“那你芳龄几许?”小绝挑挑眉毛略带戏谑地看着KB。“你才芳龄,老子十六。”KB甩了一个白眼回去。“啧啧,如今的年轻人都这样没有礼貌么,才这么一会儿就暴露本性了。”小绝带着得意的笑容,“我十七,还不快给兄长行礼?”KB满含怀疑地上下扫视小绝,这个少年的娃娃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十七岁的样子。
  小绝的确说了谎,他今年已经两百十七岁了。作为一只犬妖,这点岁数实在算不得什么。可怎么说呢,他总不能告诉KB自己其实不是人类。说不定对方会立刻将自己扫地出门,甚至请来除妖师……想到这里小绝浑身一颤,同伴在除妖师剑下鲜血淋漓的尸体他到死都不会忘记。因此他一直害怕接近人类,害怕这些事有朝一日也会落在自己头上。
  “样貌瞧着年轻些不行么?”小绝的身高在人类中算是很高的了,奈何与KB相比他似乎并没有什么身高优势,只得偏着头斜视对方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
  “行。”KB无话可说,转身走向西阁,小绝也便迈步跟上。

  KB说的果真不假,西阁确是个宜人的好去处,至少比自己从前住的那些山洞好上百倍。小绝把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细看过来,好像从未见过一般。
  不,他确实从未见过。两百年来从未踏入人类领地的他就像个四五岁的孩子,看什么都是新鲜的、好奇的。KB为他准备了换洗衣物,进门是看到的就是一个顽童四处摸索,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全然无视了他的存在。
  “小绝?”KB轻轻出声提醒,被叫到的人浑身一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他。
  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KB轻咳一声甩去脑海中奇怪的想法:“我只有自己的衣裳,也不知你穿着合不合身。今日时候不早了,你先将就些,明日我带你去裁缝铺做上几身。”
  “呃……不麻烦了,我瞧着很好,必定是合身的。”小绝匆匆接过衣裳道了谢,便闪身去沐浴更衣了。KB心觉奇怪,微微蹙眉,却也未曾多问。

  小绝从前都是在河里洗澡的,根本没有那么多讲究,人类的生活方式果真是麻烦得很啊。小绝匆匆洗好了澡起身,却发现KB的衣裳实在不能算是合身。
  KB是中等的身材,可小绝却实在太瘦了,KB的衣裳穿在他身上就像是挂在一副骨头架子上,时刻都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小绝把束带拉得紧些,别扭地将就了一下。
  KB哭笑不得地看着小绝露出大半锁骨的奇怪穿法:“东市有家裁缝铺甚好,明日……”
  “不用了,你看这不是很合身么。”小绝的满脸诚恳叫KB无话可说。“你这样可没法出门。”“那就不出门。”小绝的语气透露着理所当然,“你就当我是重病的兄长来看顾吧。”
  “你是不是怕去人多的地方?”KB一语正中小绝心事,后者的笑容僵在那里,尴尬极了。其实一想也对,从小长在山里的孩子哪里习惯得了城里的喧哗吵闹。“不如我请一位裁缝来为你量尺寸?”KB心道多加些银两倒不算什么,小绝却使劲摇头,说什么都不答应。“难道要我来为你量尺寸么?”KB有些好笑地看着小绝,意外地看到对方点头同意。
  真是怕生啊,KB无奈地叹气:“我去找找有没有尺子。”

  KB没有想到的是小绝还怕痒,一被碰到腰侧便开始咯咯笑个不停,东躲西闪,量个尺寸硬是量了半个时辰。KB还没有喊累,倒是小绝躺倒在了榻上说什么也不肯起身。
  KB觉得自己大概是捡了个大麻烦回来。
  “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KB揉揉酸痛的手臂,退出西阁为小绝合上门。

评论(9)
热度(19)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