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我不怎么会写文评,看大家都写那么多怪不好意思的,就不要脸地来讲讲自己这两篇的创作吧。
  先从《活该》开始。
  这一篇其实是首次尝试生活取材剪拼的成果,但并不成功。剧情bug多,乱分段问题相当严重。初稿惨不忍睹,在打火石的耐心指点之下做了一些修改。希望终稿有变得不那么糟糕。
  写的时候的预期效果是让读者产生一种隐隐的钝痛感。最后留下一个半OE吧算是。铃铛有了女朋友,奶茶刚刚在挣扎后接受了自己对铃铛的感情,却并没有从心里放下铃铛。两个人已经没有可能,在奶茶的未来这一部分留了白,留有放下和重新开始的可能。
  然后是全本最长的《月老》。
  有一个错别字!九十七页第六段第一句第三分句,“那”应为“哪”。疏忽了十分抱歉!(当然如果要当做通假字的话也是可以的。)
  然后有一个尴尬的格式错误。一百零一页倒数第三段不应该单独分段的。这估计是印刷厂的问题。影响阅读十分抱歉。
  这篇真的构思了很久,很花费心血。然而剧情还是有巨大bug,前后不通,描写相当生硬,半古半白的写法也没有控制好。非要说有什么略胜一筹的地方也许就是故事比较饱满(然而其实是狗血),自己实在不能说是满意。因为都是断着写的加上有很多部分是修改过程中打的补丁,结尾也相当仓促。所以全文前后切换画风变化很大,我自己都看不顺眼。希望大家不要嫌弃耐着性子看看我这篇可怜的孩子。
  群里的小伙伴看到的初稿应该是HE。其实我原本构思的就是BE,伏笔什么的都埋好了就等最后急转直下。然而第一轮赶死线其实是没写完,事后修改工程浩大,拖了很久。
  在人物设计方面我将奶茶设定为年长的一个,是照顾铃铛的一方(我知道自己OOC很严重 ),有意削弱了攻受差别,算是我写耽美时的一个习惯。造成不适请见谅。
  沈二小姐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没有名字,最后却点出她叫“莺莺”。这个名字取自元稹的《莺莺传》,也即《崔莺莺待月西厢记》(又名《西厢记》)的前身。在元稹笔下崔莺莺是个悲剧性的人物,最终遭到抛弃,而在王实甫笔下崔莺莺坚持不懈的守候换来了一个美好的结局。《月老》里的沈莺莺坚持不懈的守候幸运地换来了和心上人在一起的结局,是喜剧性的,但实际上她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得到奶茶的心,又是悲剧性的。在我自己看来这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女子,因此取名莺莺更偏向于《莺莺传》的涵义。
  文章里有一个常识性错误:乞巧节(今七夕节)在中国古代还不是情人节,而乞巧节挂竹祈愿其实是日本的习俗。关于这一点我考据过,但为了文章效果就这么写了。虽然是架空,但现在想来这样总是不太好,容易造成误导。十分抱歉,以后我会尽量避免这个问题。
  这一段是终修加上去的,阿羽的配图给了我灵感。她说图上其实是月老在查看姻缘树,这一点在这一段的结尾也有点出。
  这篇文里关于婚庆嫁娶的元素基本都是从流潋紫《后宫·甄嬛传》里看来的。铃铛短笺上的诗句“合卺椒房绡帐暖,铜台龙凤一时干。”这句其实是我自己写的(忘记有没有对格律了)。合卺酒和椒房不用解释。“铜台龙凤一时干”说的是古代的嫁娶习俗:在账前摆一对龙凤双烛,双双燃至天明然后一同熄灭。在前挂竹时铃铛写的是“铜台双龙”,意味也就相当明显了。奶茶短笺上的“诗咏关雎今夕祝,三生石上契情长。”就是引用了。再有就是合婚庚帖的格式用的是《后宫·甄嬛传》里的。关于“撒帐”这个习俗我写道“说到撒帐的时候,铃铛稍稍顿了顿”,因为撒帐的寓意是早生贵子,用在铃铛和奶茶身上并不太合适,这是相当尴尬的问题,戳中了两人的痛处。这一点细节处理可能有人没看出来。
  希望这篇辣鸡玩意儿没有让你觉得太恶心。
  感谢阅读。
  最后补圈 @木纹燧更新了吗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

评论(5)
热度(9)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