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生花》【绝K】

   @Asura. 迟到的生贺orz
  本来应该昨天发的但是昨天晚上断网了【什么东西?】然后就orz我错了qwq
  老套的花吐症设定,短小。
  无聊画风废文笔,大写加粗OOC。
  弱智情节流水账,作者脑子有问题。

『竹林开花的时候,它的灾难就来了。』
  KB不认得这种白色的小花,只觉得苦涩的味觉从咽喉处漫上来,难受得很。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手里攥着那朵不知名的花。花吐症,他想,这种病他是知道的。
  从第一朵花开之始,绽放一个花期的长度,然后灰飞烟灭。
  “竹花又名竹茧,是一种真菌。开花后的竹林会成片枯萎,前后大约需要一年时间。”从来没有人规定花吐症患者必须要吐出植物的生殖器官,KB关掉百度,照例打开直播。生活还是要继续。
  暂时。

  他费尽了心思让自己的离开看上去理所当然。逼真的录取通知书、潇洒的背景,以及同每一个朋友的认真的道别。
  从一个改过自新稳定更新的up主重新变回失踪人口,实在是容易不过的事。如果说有什么影响着他成为退休老干部的心情,那大概就是那些苦得人眉毛打结的竹花。自己现在是能低能耗生产中药材的珍稀物种了,KB想,不趁此机会捞一笔未免太亏。
  然而或许是出于懒惰,他脑内那个完整且宏伟的计划最终还是没有被付诸实践。

  KB没有拒绝大家来机场为自己送行的提议,毕竟这一走,也不知道哪辈子才能再见了。
  “你要去哪?”
  “台北。”和很多其它地方。KB一对上小绝的眼睛,苦涩的味觉就溢满咽喉,噎住了他的后半句话。
  闻香笑他戴着那么大的口罩像抢劫犯,KB说他太红了出门怕被迷妹认出来,闻香正要笑,就有粉丝红着眼圈来与KB话别。KB大概是说了太多声“谢谢”,喉头的竹花把他呛出了眼泪。
  他多想摘了口罩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能说出口的也只有谢谢。

  “只要一个两情相悦的拥抱就可以痊愈。”KB翻阅着知乎上的匿名回答,“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KB不知是对着谁摇了摇头,然后广播里柔和的女声回荡在整个候机厅。
  “好好读书,回来别给我们丢脸啊。”小绝捶捶他的肩膀,脸上仍带着笑意。KB点点头算是应答,苦涩的竹茧早就麻痹了他的味觉,口罩快要盛不下涌出来的花。
  他张开双臂用力拥抱每个人,最后跌进深渊去拥抱死神。
——
『竹林枯萎的时候,它的新生就来了。』
  直到他走到那片华桔竹林面前,才知道它不知何时已经开出了花。青绿色的竹节上成排的竹茧已经泛起了粉色,KB伸手去触碰它,喉头的苦涩就又涌上来。KB把来自自己的竹茧举起来在阳光下细看,它就像是刚刚从竹节上摘下来的。
  “我的灵魂将见证这片竹林的新生。”

  LOFTER上出现了一个名为“竹茧”的博客,博主是业余的自由摄影师,专门记录一片华桔竹开花的过程。不甚专业的摄影手法和疼痛青春风格的配字,却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他镜头下的竹花就像是从身体里开出来的。”一位专业摄影师这样评价他。
  小绝向来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当老E把这一组图片分享给他的时候,他也并不觉得多么惊艳。只是透过屏幕他嗅到了竹茧极淡的苦涩气味,仿佛是在哪里遇到过。
  华桔竹的花期约为一年。一年后竹林整片枯萎,竹米落地,在原地长出新的竹林。
  竹茧之所以名为竹茧,因为破茧之后便是新生。
  小绝觉得这个博客的主人身上藏着一个故事。
  “等到竹米落地,你也必将与之一同迎来新生。”顶着不属于自己的ID,说着OOC的话,小绝却没来由地感到慌张。

  KB从不理会博客评论区和私信的留言,也不愿再和谁有瓜葛。将死之人,留下任何羁绊都成了罪过。所以当他看见那个叫做“鱼片火锅”的ID,心里便止不住地难过起来。
  你看这个人,取马甲也没有一点水准。
  “我的灵魂将代替我见证她的新生。”KB想着自己作为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自说自话地再次打搅他的生活会不会太自私,手中的回复已经不小心发了出去。
  KB以为自己会控制不住与他相认的冲动,可事实是他根本没有这个胆子。怂就一个字,当作沉默的理由的话,确实可以用上一万次。

  竹花的红色加深,然后开始落下来,竹林每一天都在变得更憔悴。第一棵华桔竹从根部腐朽,失去了重心而跌倒。仿佛是这一刻KB才意识到,快到结束的时候了。
  “我马上就会死的。”KB猛然发现向他宣布这件事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启齿,相反,他第一次如此渴望得到他的回应,“在竹林彻底枯萎的时候。”
  对方却再没有了声息。

  小绝找到KB的时候,他穿着最普通的运动装躺在枯萎了的竹林里,仿佛睡着一般,身上落满了殷红色的竹茧。他从未想过竹茧会是KB,此刻也没有感到一点意外。一切都顺理成章,自然得可怕。就好像他从收到竹茧的最后一条消息开始出发,恰恰是在这一刻,恰恰是在这里找到他。
  就像他的死亡,从离开的那一刻已经被写好,仅仅等待演员就位。
  “我将代替你见证竹林的新生。”

  再打开LOFTER的时候,小绝看到竹茧定时发送的一篇长文章。一字一句地读完,文笔很一般,也没有什么逻辑性,絮絮叨叨讲了大半天不知道想要讲什么。
  其实也很明白,无非就是“Farewell.”那么简单。

  “小绝,你知道花吐症吗?”闻香看着KB身上拂下的一大盒竹花出神。
  小绝点点头,又摇摇头。
  “从第一朵花开之始,倒数过一个花期。”闻香喃喃地不知在对谁说。
——
『你便与这花作伴吧,大不了就是四十年又六十年。』
  华桔竹开花的周期大约是四十到六十年,这也并不意味着就会有人在下一个花期抱着KB的骨灰盒来到这里。

评论(5)
热度(14)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