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reaper Anduin

圣光背叛了我。

《盲》【闻绝】

  阿病太太生日快乐! @A_BINGGGGGG
  OOCBE狗血预警。






  小绝不曾见过闻香识的样子。
  有多久不曾见到光,小绝已经快要忘了,仿佛脑海中印刻的还是城市灰蒙蒙的天空,世界就在那一刻被按下了暂停键。
  “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太真实。”小绝低头一口气喝掉半杯水,抬手摸了摸覆在眼睛上的纱布,“其实到现在为止好像也就是四个月看不见东西,却感觉好像过了半辈子那么长。”
  “你会好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闻香识接过小绝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要出去走走吗?”
  “有点犯懒,不想动。”小绝伸了个懒腰,“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你天天都不想动。”闻香识无奈地揉乱小绝的头发又替他整理好,细算着他已经有多久没踏出病房,“KB今天出院,等一下可能会来,你在这里呆着也好。”
  “终于。”小绝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我还怕他死了呢。”
  “你自己伤得比较重,还有空担心别人。”
  “你还说我。你老这样擅自跑下床来照顾我,也不怕医生说你。”这样说着小绝握住闻香识的手,一点也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
  “我不是说了嘛,在你恢复视力之前,我就是你的眼睛。眼睛怎么能离开你。”

  小绝是在失明的那一天认识了同病房的闻香识。意外交通事故劫后余生的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虽然医生说只是暂时性失明,但此情此景之下眼前的黑暗让人无法不抓狂。
  好不容易劝走了已经心力交瘁却还想要留下来照顾他的陆夫人,小绝作好了自己一个人发呆过整个晚上的准备。当听到脚步声靠近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查房的护士。
  小绝之前并没有注意过这个病房里是否还有其他病人,也可能是因为闻香识太过安静以至于大家都暂时忽视了他的存在。小绝听见对方体贴地为自己拉上围帘,礼貌了道了声谢谢。
  从充斥着各种机器运作声的ICU里搬出来的第一天,小绝对于普通病房的氛围反而有些不习惯。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打开电脑修仙,而此时他连床头的手机都摸不到。他觉得自己病没好之前大概会先疯掉。
  而手机就像是听懂了小绝的内心OS一样,配合地响起来。小绝慌张地起身,把手伸向床头柜,没有摸到手机却险些碰倒了杯子,小绝觉得自己现在看上去一定很狼狈。
  “没事,只是广告电话而已。”
  铃声终止,小绝没有注意到闻香识是什么时候再次出现在身边。毕竟对方一晚上帮了自己两次忙,无论如何都应该道谢。“谢谢。我叫小绝。”“闻香识。”他的声音很柔和,听起来格外的舒服。“现在几点了?”小绝偏过头去试图让自己面对着闻香识的方位。“九点一刻。”“抱歉啊,麻烦你了。”接受陌生人的帮助换做谁都会有些不好意思,小绝却在闻香识的回答中听出了笑意。“没事,应该的。”
  然后床头柜上响动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小绝猜想是闻香识在整理刚才被自己弄乱东西。手机被很贴心地放在离小绝最近的位置,虽然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它都没有再响过。

  大概是从那时候起就渐渐习惯了闻香识的存在,到后来就再也不想离开了。在成功被闻香识追到手之后小绝曾经不止一次地问他是不是第一眼见到他就早有预谋。
  “是啊。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可爱的柴犬我一定要收了,不能让他出去祸害社会。”
  “你这是什么逻辑。”小绝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闻香识的手臂,“我也就祸害祸害你了。”

  说起来很奇怪,闻香识明明自己也是病人,却像陪床家属一样一直照顾小绝,也没有医生来喝止他让他回到床上好好休息。每次小绝想问闻香识他到底为什么在医院住了那么久,都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他不想让闻香识觉得自己不信任他。
  他也偷偷问过别人,可也没有谁能说出个所以然。医生有义务保护病人的隐私,更加不可能告诉小绝。
  说不定他还会先自己一步出院呢。小绝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
  然而这个flag还是倒了,小绝在普通病房观察六个月后终于被允许回家修养,在获得自由的喜悦之中好像有那么一点不舍,或者说其实是在不舍之中有那么一点获得自由的喜悦。
  总之,一旦闻香识的身边,他就失去了安全感。
  “闻香,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院?”小绝终于肯委婉地问出他困惑已久的问题,而对方只作不明就里。
  “快了,大概还有一两个月吧。”

  闻香识没有说谎。

  小绝恢复视力的那一天,突然感觉这个八个月未曾谋面的世界如此陌生。他想起Helen Keller说的,很多东西只有不用眼睛才能感受到,而他在毫无防备之中已经失去了感知这些的能力。
  但是无所谓了,有什么比恢复视力更好的事呢,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件事告诉闻香识。打个电话吧……不,这样不够惊喜,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医院。小绝反复练习着措辞,好让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留下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小绝第一次见到闻香识的样子是在他的墓碑上。黑白照片上的人笑得很温柔,差不多是他印象中的样子。
  不是全然没有预感,只是真的面对的时候还是感到很茫然。手足无措,反应了很久才想起来难过。
  守墓人问小绝是不是逝者的朋友,是不是逝者的家人,小绝摇摇头,一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素未谋面的人。”

  “你的眼睛那么好看,一定要替我多看几眼你自己。”小绝轻声念出闻香识留给他的字条,工整庄重的字迹已经凉透了,小绝把它丢进火里。
  没有你我大概也能活下去,只不过少了点什么而已。
  可是半年换半辈子,毕竟是一桩亏本生意。
————————————————————
  生贺写刀没谁了。写得很赶抱歉了orz
  呃,萌新第一次写闻绝,小学生文笔超级OOC剧情狗血不知所云还很短,剧情转折很强行没有逻辑性。如果被辣到眼睛对不起orz

评论
热度(39)
  1. A_BINGGGGGG病入膏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囤积病症
  2. A_BINGGGGGGShadowreaper Andu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病入膏肓
    谢谢谢谢贺文!!爱你爱你!!生日吃刀真是没谁了!!不过很好吃!!真的!!!!❤❤❤❤❤❤❤❤【哇哇大...

© Shadowreaper Anduin | Powered by LOFTER